2014年3月13日 星期四

成功的故事 摘自 成功的故事(Story of Success) 作者:海寧格



成功的故事

摘自 成功的故事(Story of Success)
作者:海寧格



我想要從一位有自營企業的參加者開始,在我的幫助下,他希望發現能夠幫助他事業的事物。

有那位自營者或是在領導階層的參加者願意與我一起工作?

海寧格選了一位男士並請他到台上來。

海寧格對男士:歡迎!你的議題是甚麼?

男士:我從事的事玻璃相關的行業,製造各種不同用途的玻璃。我是這個傳統企業的第三代,在適應全球化的過程中有些困難。

海寧格:那確切的困難是什麼呢?

男士:有關財務上的困難、同行競爭以及調整市場價格上的困難。

海寧格:我只有一個粗略的想法,但我們會看看。

海寧格對群眾:
  我不知道生意上的細節,那是企業家的領域,我承認他在這個產業的專業。不過我知道的是有關人際關係的事情,透過家族系統排列我會和他一起來看看,在他的生意上有哪些種類的關係,以及能為他的生意提供些什麼幫助。

  海寧格選了一位觀眾作為企業家的代表以及一位女性代表做為「事業」,並讓他們相隔大約四呎左右的距離面對面的站着。

海寧格對群眾:
  我來解釋一下工作的程序。我依賴代表的移動,我不提供任何資訊,並且我沒有任何意圖。我不會介入移動的進行,除非它顯示出有我必須介入的地方。

  代表們開始被內在的力量帶領做出移動,動作緩慢。其餘參與者在旁觀察整個移動的發展。
  海寧格一會兒後對群眾:很快的我們看到一個重要的訊息。這位企業家適任於這個企業嗎?他有看着「事業」嗎?

  「事業」開始顫抖並轉開背向企業家。所以需要增加一些東西才能讓它成功。
  海寧格對企業家:有些事情需要被你看見。有些甚麼橫在你和「事業」之間。
  對群眾:才過一會兒我們就掌握了重要的訊息。

海寧格對男士:家族裡發生了重大的事情。有許多人喪生。還有其他人因為這個事業失去生命嗎?

男士:有的。

海寧格:是怎麼樣的情況呢?

男士:起初我的祖父失去了他的視力,所以他沒有辦法再經營這個生意。接着它也無法行走了,這樣的情景持續了好幾年。

海寧格:不對,有不少人因為這個生意失去生命。你的代表看着許多死者。

男士:曾經有工安意外,造成人員死傷。

海寧格:有多少人?

男士:兩位。

海寧格:應該還有更多。

男士:不,沒有了。

海寧格:等等。我不需要提供任何補充。排列裡呈現的情景會提供我們重要的訊息。

海寧格:還有更多人。公司裡有被資遣的員工嗎?
男士:公司裡曾經有六百位員工現在只剩下二十九位。

海寧格:其他人怎麼了呢?

男士:我兄弟1990年過世以後,公司開始遣散員工。

海寧格:你兄弟的死因是?

男士:車禍。

海寧格:他當時幾歲?

男士:十七歲。我兄弟過世的時候,我姐姐生了一場重病。現在我們的競爭者想要買下一部分的公司。

海寧格:你的兄弟比你年長還是年輕呢?

男士:他小我八歲。

海寧格:你是其中最年長的嗎?

男士:是,我是長子也是長孫。


海寧格:現在我會把員工的代表們加入排列中。

海寧格選了三位代表,並讓他們肩並肩站在離其他人遠一點的地方。男士代表轉向他們,而事業依舊在後面扶助他。男士看着地上。

海寧格對群眾:在這裡我們看到問題所在。這問題一直以來幾乎都是一樣的。有人被排除在外,不管在過去或現在,他都找不到立身之處。


海寧格:這次的排列工作我們透過內在的動力,得到許多重要洞察,譬如與利益的洞察。

這裡的利益是什麼意思呢?它意味着:更多的生命。不是只更多的金錢,而是指更多的生命。

當一間企業最先看到的是員工以及他們的家人,它就凝聚成為一個為生命服務並有共同命運的群體。而這樣的信念會動搖主要的競爭者。我盡量不要在這裡多說,因為當然還有其他的法則會左右它的結果,而我對它們所知甚少。

  當一位老闆能夠正視員工的福利,他們會得到什麼樣的成功?他們會如何受到尊敬?他們又會得到什麼樣的支持呢?


海寧格:我們從這個排列裡面得到甚麼結果?一個事業會因為「更多」而繁盛起來,而非因為「更少」。

男士:幾年前我們開始經營這間公司的時候,我注意到突然之間人們只關心自己,公司裡有很多人抱持只圖利自己的想法。

海寧格:這就是結果。只要有員工被資遣了,其他人的工作產量就會變低,因為他們再也無法感覺到與公司之間的聯繫。藉由資遣員工來降低成本這個想法需要修正。當老闆對員工說:「有我在,我期望我的公司能夠保障你們的生計,而我需要你們的合作」,這樣一來他會立即獲得支持。除了這點老闆還會得到甚麼?他還能夠從員工那裡得來新的點子。這才是更好的全球化。

群眾笑了。

海寧格對男子:好了,很好。祝你成功!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